您的当前位置:东方彩票 > 波音空客 >

外盘头条:波音CEO坚称737很安全 大客户或将转投

时间:2019-05-06

外盘头条:波音CEO坚称737很安全大客户或将转投空客

  在经历了2019年的强劲上涨后,石油市场的波动性正在加剧,这促使投资组合经理们撤回到风险较低的投资领域,而许多投资者仍认为这一领域很热门。上周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终止了对伊朗制裁的豁免,令一些市场参与者感到意外,这让一些买家无法继续从这个伊斯兰国家购买商品,随后油价飙升。上周,

  这些举措令投资者感到不安,因为在美国夏季驾车季节来临之际,供需平衡趋紧。在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以及利比亚持续的冲突已经导致这些国家的石油供应减少之际,终止制裁豁免的决定可能会使更多石油从全球市场撤出。

  尽管美国石油产量创下纪录,但许多投资者仍不确定欧佩克及其盟友将以多快的速度填补即将出现的产量缺口,从而为油价大幅波动打开了大门。“时间上的差异可能导致油价在短期内飙升,而此时正值夏季假期和驾驶季节开始,”资产管理公司Tortoise能源资产经理Rob Thummel称。

  CIBC 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高级能源交易员丽贝卡-巴宾(Rebecca Babin)表示:“所有人都在重新调整策略,以适应新的市场动态。这个等式的政策和政治方面变得越来越复杂。”

  与股市和其他风险资产一样,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暂停加息以及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乐观情绪也令油价受益。投资者说,这些进展缓解了人们对全球经济增长大幅放缓和燃料需求下降的担忧,但也可能暗藏风险。一些分析人士说,即使持续了数周的涨势继续下去,如果全球油价基准布伦特原油(Brent crude)再涨11%,至每桶80美元,涨势也会有一个结束的日期。

  分析师和欧佩克国家表示,受到密切关注的油价水平开始推高汽油和燃料成本,从而抑制全球经济增长。Exencial Wealth Advisors投资组合经理戴维耶佩兹(David Yepez)说,“一旦我们进入80美元区间,你就会看到特朗普在发推特抱怨。这也给了市场一定的压力。”

  周一,丹尼斯-穆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在公司股东年会上表示,波音将确保737是“最安全的飞机”,并驳斥了外界对其安全记录的批评。阿联酋航空(Emirates airlines)首席执行官、迪拜民航局(Civil Aviation Authority)主席谢赫-艾哈迈德-本-赛义德-阿勒马克图姆(Sheikh Ahmed bin Saeed al-Maktoum)表示,他将为阿联酋航空的姊妹低成本航空公司飞迪拜(Flydubai)停飞14架737 Max客机寻求赔偿。他补充说,Flydubai可能会订购空客A320neos作为Max飞机的替代品。

  三分之一的股东(34%)投票支持一项决议,解除穆伦伯格作为波音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联席职务,这一比例高于去年的25%,但仍低于多数。

  一位股东对波音首席执行官表示:“你不必每次都让300个无辜的人死去,然后才能发现有些东西是不可靠的。”他回答说,该公司匆忙将Max推向市场“根本不对”。

  自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3月份空难事件后,波音公司首次面对媒体进行股东大会,Muilenberg先生辩护737 MAX原始设计是安全的,包括操纵特征增强系统(MCA),然而这一系统被印尼和埃塞俄比亚的航空监管机构认定,与两起悲剧都有关系。他说:“我们在设计和认证过程中严格遵循了一贯生产安全飞机的步骤。”但他暗示,飞行员的失误在两起坠机事件中都扮演了关键角色。他说,波音公司提供了一份安全检查清单,以应对飞机的机头意外被压下的情况,但在这两起坠机事件中,飞行员“在某些情况下没有完全遵循这些程序”,“发生了一系列事件,把(崩溃)归咎于一项是不正确的。”

  特斯拉周一表示,将可能寻求其他融资来源。几天前,该公司首席执行长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与美国证券监管机构达成协议,就其使用Twitter引发的争议达成和解,从而消除了对该公司股票的威胁。特斯拉股价在尾盘上涨1.8%,至239.42美元。

  特斯拉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季度报告中表示,预计其业务产生的现金将足以为其投资提供资金,并至少在未来12个月偿还债务,但该公司可能决定通过发债来为增长提供资金。在马斯克上周表示“可能是时候”筹集资金后,华尔街一直在寻找更多细节。此前,该公司公布第一季度亏损7亿美元。

  到目前为止,特斯拉已经通过银行贷款、几轮股权出售、发行可转换债券、发行18亿美元垃圾债券、汽车租赁证券化以及太阳能资产支持债券等方式筹集了资金。该公司在公共债务市场融资的首选方式是发行可转换证券,自2013年以来已发行了七种可转换证券。这使得它能够以比普通债券更低的利率筹集资金,因为投资者愿意接受较低的票面利率来换取将债务转换为股票的前景。

  然而,在特斯拉迄今已到期的三个可转债中,只有一个已转换为股权。该公司的股票未能达到另外两家公司的转换价格,迫使其以现金偿还债券持有人。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还清了9.2亿美元的债务,11月到期的还款为5.66亿美元。

  晨星分析师David Whiston称:“这些都是投机行为,但除了债券和股票市场,特斯拉还可以直接从大型私募股权公司或软银等公司获得现金投资。”他表示,该公司更有可能只是发行股票。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和标普全球评级公司都将特斯拉的债券的评级下调至非投资级(即垃圾债券)六个级别。两家评级机构都对该公司的债务前景持负面看法。

  “如果只是单纯的债务,他们将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率。但可转换债投资者愿意为股票未来的一些潜在上涨付出代价,”卡特勒资本管理公司执行合伙人兼投资组合经理杰弗里-丹西(Geoffrey Dancey)在马斯克周三发表上述言论后表示。“在所有公司中,特斯拉最擅长推销自己的优势。”

  周一盘中,标普500指数最高上涨至2949.52点,纳指最高上涨至8176.08点,均创盘中历史新高。然而摩根士丹利的首席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Mike Wilson)承认,他今年对美国股市的预测是错误的,但这并没有阻止他坚持华尔街最悲观的预测之一。他仍将标普500指数的目标定在2750点。

  标普500指数在今年大涨17%后,目前处于纪录高位,该公司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周一承认错误,称他低估了涨势,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联储的鸽派倾向推动的。

  正如威尔逊1月份预测的那样,美国股市并没有重新回到2018年的低谷,而是继续走高。这是七个月来威尔逊第二次承认自己的预测过于悲观。去年9月,他曾表示,他早先要求纠正的做法等同于不正确。几周后,股市开始抛售,最终将标普500指数推到了熊市的边缘。

  不过,威尔逊仍坚持对市场的长期展望。根据他的分析,尽管今年的反弹已将标普500指数推高约7%,高于其年底2750点的目标,但基本面根本无法支撑市场目前的水准。

  威尔逊写道:“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错误,并决定市场是否告诉了我们一些东西,以及我们是否应该提高我们的目标。”“简而言之,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估值已经饱和,我们仍认为未来12个月的普遍盈利预期存在下行风险。”

  日本软银(SoftBank)已从电信巨头一跃成为全球知名的科技投资巨擘。它对从优步(Uber)到WeWork等家喻户晓的公司的押注已成为头条新闻,尤其是因为大部分得到这些公司目前都难以盈利。周一,该公司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一位高管透露了一些内幕,让人了解这家专注于科技股的基金是如何决定投资哪些公司的,以及为何赚钱并不一定必须是交易破坏者。

  “我们寻找那些正在解决非常重大痛点的企业,”该基金负责EMEA和Asia Munish的执行合伙人Varma周一在伦敦举行的金融技术贸易展上表示。这意味着投资的公司要“针对庞大的市场,推出明显满足其需求的产品”。

  作为背景,Varma与在线贷款公司OakNorth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Rishi Khosla进行了交谈。今年早些时候,软银的基金对OakNorth进行了投资。与许多尚未实现盈利的科技公司不同,OakNorth自2017年以来一直处于盈利状态。Varma进一步解释说,该基金“不太关注公司何时盈利”,而是“业务是否有意义”——其理念是,短期利润不一定是长期价值和成功的指标。

  近年来,软银已成为科技行业几乎无处不在的一支力量,该公司已向优步(Uber)、WeWork和Slack等公司投资了数十亿美元。

  根据一份监管文件,当打车巨头优步(Uber)今年5月上市时,该集团持有的优步股份预计价值约100亿美元。Varma进一步解释了Vision Fund投资背后的想法,强调其主要关注处于成长阶段的公司,而这些公司近期内并不急于在股市上市。他表示:“过去几年,企业保持私有的时间要长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资本需求下降了。”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公布的营收低于分析师对其2019年第一季度的预期。盘后,该股大跌5.6%。

  报告显示,Alphabet第一季度总营收为363.39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311.46亿美元增长17%,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19%;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Alphabet第一季度净利润(其中包含罚款带来的影响)为66.5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4.01亿美元下滑29%。

  该公司的持续增长,甚至在像搜索这样成熟的市场上,也推动其股价在去年底下跌之后,创下了历史新高。该股今年累计上涨24%,加入了科技行业的整体涨势。

  交通收购成本(TAC)为68.6亿美元,而分析师预期为72.6亿美元。这个指标表示谷歌向像苹果这样的公司支付的浏览器默认搜索引擎的费用。随着每点击成本(CPC)的下降,谷歌的未来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新兴业务领域。

  该公司的硬件和云业务通常包括在谷歌的“其他收入”部分,该公司报告称,该部分收入增长25%,至54.5亿美元。Alphabet所谓的“其他赌注”(包括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Waymo和健康风险公司)仍然非常小,营收为1.7亿美元,高于一年前的1.5亿美元。

  在上一季度的盈利报告公布后,Alphabet的股价下跌,原因是资本支出高于预期,运营利润率较低。

  谷歌近几个季度的一大部分成本都被用于支持该公司的云业务,该业务正试图跟上市场领导者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和微软Azure的步伐。长期担任甲骨文高管的库利安(Thomas Kurian)去年11月被任命为谷歌云计算集团的首席执行长。2月份的一次会议上表示,谷歌的云业务将“比我们迄今为止的增长速度更快”.

  第一季度资本支出46.4亿美元,分析师预估60.5亿美元(区间51.8亿美元至68.7亿美元)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东方彩票